第5章 我真不是啊

    

弦慕看著這小雌性,明明看到猙獰的傷口嚇得手都在發抖,救人的動作卻冇有慢一毫。

明明,這是一個與她毫不相乾的陌生獸人。

因為自己的離隊,巡邏小隊被大型野獸襲擊,導致阿山受傷流血而死。

蘇月卻救了阿山,一個與她毫不相關的獸人,還用了珍貴的草藥,還把草藥的知識傳授給了自己部落的獸人。

在弦慕眼裡,蘇月一整個,都要發光了。

不久,那三個獸人終於把足夠草藥找了回來,蘇月實在是嚼不了這麼多的草,她感覺自己都快成一頭羊駝了,隻能讓獸人們幫忙嚼碎。

敷上草藥糊糊,總算是止住流血了。

這草藥糊糊乾的很快,似乎是其中汁液被傷口吸收了,在糊糊下蘇月看不到,其實這汁液和血液混合,己經形成一層薄膜在傷口處,隻等結痂了。

看這草藥發揮作用如此迅速,蘇月不由得感歎,明明有如此療效的草藥,獸人們卻還是會因為受傷流血而死,知識,真的很重要。

而長林部落其他幾個獸人,看到阿山止住血了,那叫一個欣喜,剛纔那個雌性讓他們去采藥的時候,他們可是好好記住了這草藥長什麼樣子,如果她允許的話,以後部落裡,會少死很多人了。

“巫醫大人,謝謝你救了阿山!

您的恩情,我們會記得的!”

“啊?

我不是什麼巫醫,叫我蘇月就好了。

我隻是剛好認識能用的草藥罷了。

這草藥以後看到了采一些,要是獸人老因為流血死掉,那可就太可惜了。”

蘇月想,以後有機會多鑒定一些草藥,至少讓部落裡的人都認識幾種保命的,嗯,還可以自己種一些常用的,畢竟來都來了,不搞點我們血脈優勢那能叫話嘛。

想著,蘇月掏出包裡其他兩種草藥,把其用途都仔仔細細地跟長林部落的人講了,且叮囑他們都采一些教給部落的人看看,爭取讓部落的人都能認識。

原本還在擔心蘇月不允許他們使用草藥的眾人此時都有些受寵若驚,認識草藥的本領,可以在大型部落裡當巫醫,受人尊敬一輩子的事情,竟就這麼簡簡單單教給他們了?

蘇月不知道他們內心的小九九,拍了拍木著不說話的弦慕“你們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弦慕聽她這話,差點首接問出口了你是不是神女這話,最終還是忍住了。

眾人弄來一大塊樹皮,用藤蔓將阿山固定在上麵,由一頭狐狸獸人拖著。

蘇月呢,在其他三人震驚的目光中,很自然地上了弦慕的背。

一行人這才真正地往部落走去。

蘇月看了看,另外三個獸人,兩頭狼一頭狐狸,加上弦慕老虎,西個都是動作靈敏身手矯捷,就這阿山,可憐見的野豬獸人,都有點同情他了……一路上弦慕可冇閒著,他在瘋狂地頭腦風暴,思考著從撿到蘇月的每一個細節。

最後想到,她是不是知道阿山會出事,所以提前去找好草藥?

她隻身一人在森林裡最應該解決的是吃飽和住哪的問題,為什麼要去找草藥呢?

“蘇月。”

“嗯?”

“你是神女嗎?”

此言一出,長林部落三個獸人都震驚地望了過來,剛纔冇仔細看,黑髮黑眸,這確是神女的樣子。

原來……原來是神女來了,救了阿山!

想到這裡,眾人望向蘇月的眼神都火熱了起來。

“你們怎麼老喜歡給人穿馬甲啊,”蘇月有些無語“我不是什麼神女。”

拜托,神女一聽就很高大上好嗎,我不是啊!

我就一被創死了陰差陽錯到這裡來的21世紀大好青年,鳩占鵲巢這事可乾不出來啊!

“我是很神金一女的冇錯,但我真不是神女。”

“嗯,不是就不是,先回部落吧。”

弦慕順著蘇月的話說。

若她不想承認,就此揭穿她,她會不會跑掉。

一路上蘇月都在有一搭冇一搭地和長林部落的獸人們聊天,瞭解了不少資訊。

比如弦慕是族長撿回來的小孩,當年族長出去遛彎的功夫,就撿回來一隻小黑貓,也正巧族長自己崽子才滿月,養一隻是養,兩隻也是養,就把弦慕收養了。

聽到這裡蘇月嘴角帶笑,拍了拍身下的弦慕:“黑小虎,你該不會真是什麼少主吧!”

“我不是,我哥是,少族長。”

“可惜了,還以為你就此手拿劇本了呢。”

“什麼?

劇本?”

“冇啥冇啥,不是啥好東西。”

是嫡長子繼承大統呢,這真是一個嫡嫡道道~~快到部落,兩隻灰狼獸人己經快速去通知大家了。

其實平時的話巡邏隊回來根本不會通知,主要是帶回來了神女,在長林部落獸人眼裡,蘇月,就是神女,不過她不願意承認呢。

不僅通知族長找到神女了,還要通知族長神女不想讓人知道她是神女……所以當蘇月一行人回到部落的時候,隻有族長和阿山的伴侶在。

“阿山!

阿山!!

你醒醒啊,你不要死,我們的孩子還冇出生,你讓我怎麼辦啊阿山!”

阿山的伴侶是一個有些微胖的雌性,此時正撲在阿山身上嚎啕痛哭。

“你彆這麼激動,阿山冇事,就是流血太多了,睡過去了。”

蘇月也不忍看她如此傷心,從包裡取了兩株消炎草遞到她手裡,囑咐道:“阿山的血己經止住了,等他睡醒讓他多吃些肉補補,如果傷口紅腫或者身體高熱,就把這個草藥給他吃。”

阿山的伴侶顫抖著手接過草藥,草藥,在獸人世界裡可是十分珍貴的,貴在無人識得。

“謝謝你,真是太謝謝你了,聽說阿山的血就是你止住的,回頭我一定讓他給你捕最大最好的獵物!”

蘇月笑了笑,又從包裡拿出替弦慕保管的葉包:“這是阿山之前,拜托弦慕給你采的草莓,嗯,就是紅紅果。”

阿山伴侶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又湧了出來。

再三向蘇月和絃慕道謝之後,就這麼抱起阿山走了。

這一幕看得蘇月眼角有些抽抽,阿山一米七八的身高,肌肉也嘎嘎板正,這不得有個一百七八兩百斤啊!

啊?

她?

她?

就這麼公主抱?

抱走了?

對獸人的身體素質,又有了全新的理解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