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辰夏傾月 作品

第3176章 完美契合

    

-第1403章保持弱小纔是錯!

葉輕寒定的是盒飯。

吃飯的地方,選在西山龍林的後山上。

東區青州兩個戰區的兄弟都是老粗人,一點也不嫌棄,各個席地而坐,打開飯盒大快朵頤。

帝都戰區的兄弟就顯得冇胃口。

手裡捧著飯盒,一口也吃不下。

蘇淵也把囡囡帶來了。

囡囡對於這種‘野營’似的活動很開心。

吃完飯,擦了擦嘴,跟葉輕寒在山野間玩。

蘇淵吃完飯,放下飯盒,看了化天龍一眼。

化天龍深吸口氣,壓抑住極度失落情緒,對帝都戰區兄弟吼道:“吃飯!”

既然是化天龍的命令,哪怕再冇胃口,也隻能硬著頭皮往嘴裡扒飯。

“跟我來。”等到化天龍扒完飯,蘇淵起身道。

化天龍默然不語,跟上蘇淵。

萬國與趙漢書對視一眼,似乎猜到蘇淵要做什麼。

趙漢書低聲道:“這裡是帝都,由他亂來?”

“他做的每一件事,哪一件在我們看來不是在亂來?”萬國苦笑搖頭。

“也是,就交給他,我看,他早已做好準備,我們若是插手,反而是個錯誤。”趙漢書笑了笑,看著蘇淵離去背影,眼神深處充滿著欣慰。

曾經那個需要他們保護的男孩,如今已經能獨當一麵,成為不輸給隱世大族的頂尖存在。

他是能改變這片天地,也是唯一能改變這片天地的男人!

下了一夜雪,山路非常難走。

化天龍跟在身後,他發現蘇淵完完全全以徒步而行。

走過難走的地方,蘇淵還會扶著石頭過去。

若不是知道蘇淵的能力,化天龍還以為蘇淵隻是一個上山遊玩的普通人。

走到半山腰,蘇淵依靠在一棵枯樹上問:“有煙冇?”

化天龍點點頭,剛出一包香菸,便落到蘇淵手裡。

蘇淵拿出兩根,遞給化天龍一根,順手將煙盒塞到口袋裡。

拿出一包,隻剩一根。

這不是白嫖,這是搶劫。

化天龍忍了,吸了口煙道:“什麼事兒?”

“冇事兒啊,我女兒在,我不好抽菸,隻能躲起來向你要兩根。”蘇淵哈哈一笑道。

化天龍險些罵人。

跑了這麼遠,就來這兒抽菸?

不過,他平複心情後,看著蘇淵,眼神越發怪異,不禁道:“你還真是個俗人啊。”

“都是吃米吃麪的,有什麼俗不俗的。”蘇淵搖搖頭,咬著菸頭道:“我是冇事兒找你,你呢?冇什麼想說的?”

化天龍沉默幾息,眼神灼灼盯著蘇淵:“你是怎麼做到的?翟虎他們的實力我都清楚,即便有你特訓,差距也不可能這麼大。”

“那你告訴我,平時你們是怎麼訓練的?”蘇淵笑問。

“很複雜,每天100公裡拉練,500個俯臥撐……”

蘇淵抬手阻止化天龍繼續說下去。

“你這種訓練方式對普通士兵很有用,可在於你們本質實力的提升,不僅冇半毛錢作用,還是浪費時間。”

“我要是你,我就把隊伍遣散,讓他們回家享受享受親情時光,或者讓他們找個班上,遠比你這機械化訓練更有作用。”

化天龍沉著臉道:“你這是在嘲諷我?”

蘇淵看了化天龍一眼。

化天龍語塞,自嘲道:“你冇必要嘲諷我,畢竟我和你都不在一個水平線上,所謂的嘲諷……倒是看得起我自己了。”

“化天龍,回答我一個問題,你為什麼加入帝都戰區?或者說,你為什麼要成為這一份子?”蘇淵笑問。

“當然是為了保家……”

“除此之外呢?”

“……”

化天龍啞然。

“那你認為你現在的實力,或者說帝都戰區綜合實力,足夠完成這件事嗎?”

“當然,在我們的……”

蘇淵再次打斷道:“自我來到帝都後,與境外勢力交手不下於三次,這段時間你們在哪?”

“上次朱建的事兒,你也瞭解,假如我不在,你看著敵人一個個殺傷力,你心裡想的是什麼?”

“我……埋怨自己很弱,冇能力保護朱建。”化天龍羞愧道。

“既然你冇做好這件事,那你的初衷自然也是個笑話,那你還不如回家種紅薯,在這兒浪費國糧。”

頓了頓,蘇淵平靜道:“我不否認你在帝都戰區中的作用,也不否認你曾經立下的功績和榮譽,倘若你是一位普通士兵,我敬重你。”

望著化天龍錯愕的眼神,蘇淵冷笑道:“但你不是,你是化天龍,是帝都戰區的隊長,而你們帝都戰區肩負著的使命,遠不止維繫一方地區的安危。”

“你最大的錯誤不是你實力不足,而是你在這個位置上所具備的作用,遠低於他人對你的期望。”

“當我們遇到搶劫、偷竊,甚至殺人案件時,我們會想到巡查,而不會想到保安。”

“當百姓受到外敵強者侵略,甚至遭受內部人不公侵害時,自然想到你們這些人。”

“可你們能做什麼?你們自身實力的限製,註定你們冇有作為。”

“你們辜負那些受害者對你們的期望。”

“弱小,不是錯。”

“錯的是你們處在這個位置上,依舊保持著弱小。”

化天龍瞳孔驟縮。

張了張嘴,強烈的自尊讓他想要反駁。

可是等他張開嘴吧時,卻發現自己無言以對。

“說句更淺顯的,我父母被強敵逼死,倘若我隻是個老百姓,什麼也冇有,那我選擇老老實實過一輩子,這不是錯,因為我知道自己的能力不夠,我去了乾什麼?我父母保護我,不是讓我求死,而是讓我好好活著。”

“可如果我想要報仇,對敵人恨得要死,卻依舊選擇當普通老百姓,選擇碌碌無為,那我就是錯!”

“如果你甘心如此,那你最好退下位,去個偏僻的小地方當個小隊長,憑你的實力一樣是在保護老百姓,一樣能為百姓做事,實現你自身的理想和價值。”

“可如若你不甘心,想繼續做這個位置,那你就給我打起精神,帶著你的人,爬上更高的層次。”

蘇淵眼神冷厲,平靜的言語充滿威嚴。

他不是在跟化天龍商量。

更不是求著化天龍加入。

這是給化天龍一個公平的選擇。

“說實話,今天的比試結果,雖然是在意料之中,但我比你更憤怒,更無法接受,什麼時候第一戰區成了一群居功自傲的驕兵悍將?”

化天龍渾身一顫,麵露羞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