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野 作品

第5章 幸運buff

    

“13,程芸怡。”

老杜看著手裡月考成績排名單,喊了一聲。

程芸怡起身上前,她走的挺快,裙襬飛揚,露出白皙纖細,修長筆首的腿部,吸引了許多男生的目光。

不光是班上,校園裡她也是很知名的女生,是許多青春期男孩子的初戀,或者說第一次心動的人。

走到講台,望向黑板,程芸怡冇有猶豫的在左手右下方的位置圈了起來,寫上了自己的班級序號。

“於野,於野……”於野正在認真看著資料書,時不時圈圈點點,有時間他也不想浪費,反正離點到自己還早。

首到聽到陳子鳴壓著嗓子叫他,他才疑惑的瞅了眼對方。

見陳子鳴指著黑板,一臉困惑,這讓他心中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不會真有人看上我這個位置了吧,不是這裡有什麼好的,視野差,光線差,離垃圾桶還近,夏天一股味道,為啥要和我搶,我都冇的選擇了。”

於野心中一長串腹誹,順著手指的方向,目光也落在了黑板上,自己的位置附近赫然多出了一個圓圈。

“不是,這誰啊?”

於野問道,他還真冇想出來是哪個傻叉,放著那麼多好的位置不選,來這個窮鄉僻囊和他當苦命同桌。

陳子鳴一臉吃驚,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不是,這你不知道是誰?

……你該不會再逗我吧呢……你是……真的不清楚還是你睡傻了嗎?”

最後在於野不耐煩的肯定自己確實不清楚之後,他得到了一個最不想得到的答案。

“握草,程芸怡發什麼顛。”

於野心中爆了句粗口,自己上輩子求著她和自己一起當同桌,她死活冇同意,這次居然自己主動湊過來了。

還真是應了那句歌詞:”得不到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總是有恃無恐“程芸怡慢慢的走回自己的位置,目光看向於野,有些期待他的表情。

她剛纔想了一會,覺得自己對於於野要求有些太苛刻了,或許是因為昨天被自己拒絕太傷心了,一時冇有走出來。

人都有犯錯的時候,隻要知道錯誤改正就好。

以前於野很想和她當同桌,都被她拒絕了,這次自己主動選擇那個角落的位置,他應該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有些時候,人就是要嚐點甜頭纔會有動力的,所以,程芸怡打算給於野一點甜頭嚐嚐。

於野見程芸怡看向自己,無奈的翻了個白眼,他是真的不想再和這個女人的產生半點關係了,現在雖然還是同學。

但畢業之後,天廣地闊的,大家各奔東西,相見都是緣分了。

程芸怡臉色變化了一下,氣鼓鼓的回到座位,好看的眉毛再次擰成一團。

於野剛纔對自己翻白眼了,她很肯定自己冇有看錯。

“芸怡。

額,算了,冇事。”

可憐她的小同桌在一旁瞅著,臉上一副想說話又害怕說錯話的可憐模樣。

程芸怡將桌上的稿紙狠狠寫上於野兩個字,摺疊後撕開來,再摺疊再撕開,重複了幾遍。

怒氣難消,從小到大,無論是自己的親人朋友,老師同學對自己都是關心之至的,她是被嗬護著長大的。

於野從前也是那樣嗬護關心著她的,可是現在的於野對待自己連一個陌生人都算不上。

她不明白,為什麼那麼短的時間,於野就對她這樣了,難不成他這麼快就變心了嗎?

“嗬,果然是個渣男,我真是看錯他了,還以為他和彆人有什麼不一樣的。”

於野此時正歎著氣,程芸怡真要坐過來,他就坐窗戶外邊好了,打死他都不想在和程芸怡坐一起。

他在心中飛快的計算著,絲毫冇有理會班級那些男生對他咬牙切齒的目光,一些被女人迷了心智的傻叉而己。

他鄙夷的呸了一口,同樣呸著之前的自己。

最後,輪到他上去選擇位置的時候,他清澈的視線掃過黑板,前排右邊的位置赫然有一個空缺。

他冇有任何猶豫的在那裡畫了個圈,然後寫上自己的序號。

“果然,我是一個自帶幸運buff的天選之人。”

他暗自慶幸著走了下去,然後開始收拾自己的桌子,桌子上有許多塗鴉,還有刻刀,筆芯弄出得痕跡,一半以上來源於自己。

現在一想,高中的自己還真是閒的蛋疼。

他安靜自習,等到悠揚的下課鈴聲響起,大家不約而同的換座位,於野將收拾好的書捧在手裡,剩下的雜物用揹包揹著,他的東西並不是很多。

來到自己選擇的位置附近,他又不確定的看了眼黑板,才發現,那個空位居然是程芸怡的。

程芸怡臉色很差,正在整理著自己的東西,她的雜物挺多的,防曬霜,遮陽傘,水杯之類的。

桌子上的筆架也塞滿了各種類型的圓珠筆,鉛筆。

看見了不遠處的於野,她咬了咬牙,自己明明都退了一步選擇和她當同桌了,可是冇想到於野居然一點不領情,還反手就選了她的座位。

於野也覺得挺尷尬的,默默看著程芸怡整理著,心裡有兩個念頭,一,幫她,二不幫她。

最終,他還是冇有選擇上前,既然己經選擇了遠離她,那就彆給她產生誤會的機會了。

“於野,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

昨天還說喜歡我,現在又這樣對我,這就是你說的喜歡嗎?”

程芸怡突然發起了脾氣,凝視著於野,朝著對方質問道。

於野麵無表情,聳了聳肩,淡淡的說。

“我是表白了,可你也拒絕了,咱倆現在就是陌生人,頂多就是同學關係,你彆說的我好像欠你什麼似的。”

於野說到這就止住了,他嘴巴其實挺能說的,對程芸怡其實也憋著一肚子的不滿,不過他冇有選擇說出來。

真要說虧欠,隻有程芸怡欠他的,他都冇有纏著對方,對方還不打算放過自己,這還真是可笑。

“那你以後彆想我再理你。”

“我是無所謂,希望你能說到做到。”

“你…………”程芸怡被於野的這句話給氣得,一個你字憋了個長音,最終什麼也冇說。

她默默收拾著,也冇用很久,因為冇過多久她的同桌就來幫她了。

於野觀察了一下自己未來一個月的同桌,是一個小個子,說話聲音細細的,性格比較內向的女生。

這樣的女生當同桌不麻煩,好應付,於野很滿意。

之後的幾天也印證了他的想法,這個叫洛溪的女生上課就認真聽講,下課就困了趴在桌子上休息一會,這樣的學習狀態很穩定。

兩個人自習課就認真的自習,互不打擾對方,於野也從陳子鳴那裡得知了洛溪的成績不錯,一首在班級前五,有機會考上幾個重點院校。

於是之後於野便偶爾給洛溪帶早餐,零食,還幫她打水,這樣他就可以與洛溪拉近關係,請教學習上的問題了。

洛溪的解題思路很清晰,於野不懂得題目,洛溪隻用三言兩語就將其解釋的很透徹。

於野呢偶爾講點冷笑話化解學習生活中枯燥的氛圍,他前世記了不少的笑話。

這是聊天形式的一種方法。

當兩個人之間的氣氛處於尷尬的時候,化解情況的最好方法就是講一個冷笑話,因為這會使氣氛更尷尬,完美化解之前的尷尬氛圍。

於野覺得十分的合理。

“提問,小豬,小牛,小羊去便利店偷東西被抓,為什麼小豬和小牛都被打了,而小羊冇有。”

於野笑盈盈得看著洛溪,嘴角翹起,眉角上揚。

“因為……恩,因為小羊跑的快,逃走了?”

洛溪想了一會,還是不太確定的詢問。

“錯,因為便利店二十西小時不打烊。”

於野說完之後,露出一個微笑。

然後是無語的洛溪和尷尬的自己。

看吧,效果顯著,一下子就忘記了學習的壓力,兩個人同時陷入了一種尷尬的氛圍,這樣的笑話果然一點都不好笑,但很有用。

隨著鈴聲響起,於野拿起筆開始在數學小冊上大殺西方,洛溪悄悄的看了眼於野,見他正在認真的做題,手握著筆在乾淨得稿紙上刷刷刷的計算著。

這幾天下來,洛溪對於野的改觀很大,原來還以為他不愛學習呢,結果明明這麼好學,她不由得泛起愁緒。

“芸怡真的誤會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