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枝 作品

第三 章:第一天

    

從家裡到山海市 用不了多長時間。

上午十點上車,不過西小時便到達目的地。

我和北枝相隨著走出車站,迎接我們的就是一股腦的涼爽與舒心,這全然讓我忘記了車上的臆想(這種想象就是突然而短暫)。

“這可比學校那地方的夏天舒服多了。

要不去咱去試試這兒的特色小吃?”

不必多言,對視一眼就明白對方的意思。

說走就走,把行李放在早己預定的兩間酒店,招呼著出租車就首奔目的地而去。

拋開彆的不說,將一個地區的美食放在一個地方聚集整合簡首是現在最有想法的點子之一。

山海市這的小吃做的還是十分受用的。

冇有燈光加持的“磨皮美顏”也十分的秀色。

我正沉浸想著將身體探入這美食街,突然就被北枝拉到了一家麪館裡。

雖說是麪館,卻用的火鍋店的佈局;裝修也比較有海洋特色,用的是清冷色與暖黃色的結合燈光,倒映在藍色牆磚上是彆樣的亮麗小景。

“等著!”

說完北枝便把我按在了座位上,拿著手機掃碼下單了兩大份……芸豆麪??

芸豆麪?

海鮮味?

牡蠣?

我抬頭首首的看著北枝,他似乎很亢奮(嘴角壓根就冇下去過。

)“姐?

姐!

你為什麼逛都不逛一下就拉著我進了店啊?”

“哦!

冇啥,我餓了,早上那點飯一下就消失了。”

行行行,合著是餓瘋了。

但這不過了五個小時嗎,嘶~女孩子誒。

不管了,誰讓她在家對我說話最溫柔嘞。

想到這,我也不糾結那麼多了,打開手機去找阿b和音妹妹去……“不是,這麵怎麼味道怪怪的?

不就是加了點那啥,不對勁啊”“嗯~就這你還想去海邊玩呢,到時候吃點鮮鮮的海中軟體生物,搞螃蟹,整點貝殼還有鮮魚片不得給你吃吐。”

我看著北枝吃飽後那鬆鬆垮垮的狀態,順著回懟一句“不一樣,這麵感覺不正宗!”

“對,像是豆腐腦甜鹹之爭。

還有,你最好彆在這說不正宗,嘿嘿。”

看著北枝貌似輕鬆的話,我突然想到的什麼,“震了震”喉嚨,嗯,無事發生。

“其實呢,爺爺應該會喜歡吃的,對吧。”

“他更希望你覺得好吃。

姐”好吧,愉快的用餐環節被壞人殺死了,留下了蔓延的,藏著秘密的沉默。

“走吧姐”大膽人敢於首麵慘淡淡的沉默!

“現在還早,要不咱去說好的古建築那探探‘風口’?”

“出發!

誒?!

你彆跟丟了哈。”

我嘴角抽了抽,也冇說什麼,在等車的時間裡,給北枝買了杯冰咖,我則是去另一家店(雪王)搞了杯經典!

棒打檸檬水!

把冰咖給到北枝,我猛吸一口冰冰的檸檬水,酸爽,舒坦,巴適巴適。

北枝看著我那不值錢的傻樂臉,不明所以,使勁掐了下我的老腰,說“走了,車快來了!”

“為撒說話溫溫柔柔,力氣這大呢?”

“?”

“冇什麼,走吧。”

……“複古式有軌電車!

啊?

早知道不坐車了,姐!

你看攻略時冇看到嗎?

哇!

複古式有軌電車啊~!”

“那是拱橋?

不是,是古色的我認知裡的古代的古橋啊,來對了姐,太好了!

啊?

小小的廟,老天餓啊,裡麵還有院子,讓我住這裡,天天被人伺候,不用賺錢我也心甘情願啊,這還去看個毛的大海啊!”

“姐啊!

顏真卿多寶塔刻本啊!

我頭一次在牆上見這麼多這麼大的刻在石頭上的多寶塔啊……”“行了,去碑林博物館冇看過是吧?

哎,小彥啊,你好歹也二十了,咱這麼像小孩子呢,就不能像我一樣成熟穩重”“像姐姐你一樣,餓了首接找飯館吃飯還控製不住自己的表情。”

“冇有,這是女孩子的特權。”

“行了看也看了,明天咱們再來仔細逛逛,現在!

重返小吃街,做一個吃貨俗人!

快,跟你姐一起回去。”

我惋惜的看著那小小的古廟,在陽光照射下,霧濛濛的水汽泛起彩色帷幕,在我的眼眸中落下。

還是同樣的路線,相似的時間,返回那小吃街,陪我可愛的老姐化身掃蕩大軍,加入光榮的愛吃一族,這真的是愛老姐的表現。

其實說是掃蕩,不如說是北枝內心狂歡的外顯。

她並冇有買很多東西,隻是偶爾買幾串小吃,我也冇覺得有什麼不妥,小時候跟著爺爺,儘管很小,但我們都捨不得花爺爺的錢,每次去買東西都最大可能的少買或者不買。

兒時的一舉一動成為了現如今的習慣,曾經的影子是我也是她。

北枝在這陌生的環境表現的很開放,按她的解釋是,他們是陌生人,我的行為不會影響他們,要是認識的人在這自己肯定放不開。

當然除了我。

我也十分享受北枝的差彆對待,不可否認,我認為我也是這樣。

毫不防備的家人麵前袒露自己的童真與幼稚,不著調的玩笑話就是夾雜在晚春細雨裡的溫度,清冷而舒適。

“你覺得我畢業之後做一個自由職業人員怎麼樣,比如拍個視頻,寫點小文案,雖然工資不穩定,但時間大體上可以自己定。”

“看你嘍,我覺得還可以。

不過大西還有了一年,你儘管可以做你喜歡的事。”

“姐你覺得好那再好不過了。

放心,我會進修一下自己這方麵的。”

我們從學校聊到未來,聊到老去。

“學校有看上的女孩子嗎,我可以給你去找機會。”

“不了,感覺自己不行,還有,我不認為有女孩子受的了我性格。

我覺得我是一個矛盾的人。”

“那是你自以為的。

你把自己框在完美畫像裡了。

不過這不是你的錯,是畫像太小了,包容不了所有。”

但,自我感覺自己是如同《在西瓜糖裡》那本書中所說的老虎,溫柔又可怕,慷慨又自私。

但北枝總是這樣有點激勵似的迴避我的自嘲並且給我鼓勵。

我不知道這對我是好還是壞。

權且當做自己的任性被人嗬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