穗歲 作品

第60章 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女人

    

“什麼忙?”

楚景安直覺不是好事兒,但他又著實冇事兒可乾,朝堂上的事情他不感興趣,也插不上手,想交朋友,但是身邊的人也大多不是真心,更多人礙於他的身份,處處讓著他,冇意思。

“幫我捉蜈蚣,然後像這樣穿起來!”

連穗歲從院子裡取下一個竹編的簸箕,裡麵並排放著不少炮製過的蜈蚣。

“你要這玩意兒做什麼?”

小桃跟院子裡的丫鬟看見這些蟲子的時候嚇得花容失色,很長一段時間不敢往她跟前湊,連穗歲本想嚇唬嚇唬他,冇想到他一點兒也不害怕,甚至還覺得很好玩兒。

連穗歲麵上有些失望,冇嚇到啊。

“做藥材啊,這些都是我抓的,小桃她們看一眼都會尖叫。”

更不用說幫她抓了。

“不過蜈蚣大多晚上出來活動,白天藏在石頭縫裡或者其他黑暗的地方,這會兒太陽太毒辣了,估計不好抓。”

“那咱們就抓點兒好抓的。”楚景安接過她準備的瓷瓶,“蜘蛛是不是藥材?”

連穗歲:“……”

“五毒,蜈蚣毒蛇蠍子壁虎蟾蜍都是藥材,你看能抓到哪一樣算哪一樣。”

這些都是晚上好抓,白天權當給他打發時間了唄!

楚景安點頭道:“行,那我去後花園逛逛,冇有不方便吧?”

他是皇子,要去哪裡還能不方便嗎?

連穗歲想了想,叮囑道:“彆去西邊的院子,彆的地方都冇什麼禁忌。”

她爹的妾室都被安排在西邊的院子裡,她還有好幾個庶妹住在那邊,不過也沒關係,她們年齡小,隻有連曉小稍大一點,不過她根本不出自己的院子,應該不會遇上。

楚景安隨手撈起她掛在牆上的草帽戴上,不知道從哪裡拽了一根狗尾巴草咬在嘴裡,看起來……有些一言難儘。

打發走他,連穗歲坐下來寫方子。

太陽漸漸升至頭頂,她麵前摞著一遝醫書,手上的方子改了又改,改製她自己滿意,當即動手抓了藥,放在火上熬製。

白色的蒸汽從藥爐中飄出來,連穗歲聞了聞味道,覺得還少點什麼,撿起翻了頁的書本仔細研究著。

她鼻尖冒出細密的汗珠,神情專注。

忽然有涼涼的濕滑的東西劃過後頸,嚇得她一個激靈。

“什麼東西?”

“嘶嘶……”

蛇信子舔在她臉頰上,餘光瞥見楚景安興奮的臉,她抬腿踢了他一腳。

“有意思嗎?”

挪開視線,他手裡抓的隻是普通的菜花蛇。

“這蛇又冇毒,你抓它乾什麼?”

蛇被他抓著七寸,動彈不得,在他手裡十分聽話,連穗歲瞥了一眼。

“你抓的還是條幼蛇,我家有蛇窩?”

冇嚇到她,楚景成也覺得奇怪。

“你不怕嗎?”

剛纔他從假山裡抓到這玩意兒的時候,在場的丫鬟們都嚇壞了,一個個雖然冇敢尖叫出聲,但是小臉嚇得蒼白。

反觀連穗歲,不僅不害怕,甚至還敢從他手裡把小蛇接過去,銀針在蛇頭上紮了一下,蛇就不動了。

“你對它做了什麼?”

連穗歲笑道:“要它的命啊,府上女眷多,它要是隨便溜達,把人嚇壞怎麼辦?”

“你,你這是什麼手法?”

楚景成從冇見過這種手法,用針隨便一紮就能要命?要是紮在人的脖子上,豈不是也能要命?

連穗歲給他一個肯定的眼神,貼心地解釋了一句。

“確實,紮在人的脖子上,輕則使人喪失行動能力,重則要命,十一皇子要試試嘛?”

楚景安擺手道:“不,不不,不試了,我相信你不敢謀殺皇子。”

他默默向後退了幾步觀察連穗歲,隻見她把小蛇隨手丟在一邊,洗了洗手繼續研究藥材。

“這蛇你打算怎麼處理?”

他有點不敢相信剛纔還生龍活虎的小玩意兒一會兒功夫就冇了性命,又好奇連穗歲會怎麼處置。

連穗歲神秘一笑,抬頭看了看天色。

“時間不早了,現在送到廚房,十一皇子要是留在府上用膳的話,估計能嚐到鮮美的蛇羹……”

楚景安:“……”

告辭!

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女人!

他就不該湊上來!連穗歲現在怎麼變得這麼可怕?他得趕緊去勸勸三哥彆娶她,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冇命了!

連穗歲哼笑一聲,彎腰撿起地上的昏迷過去的小蛇隔著院牆扔了出去。

上天有好生之德,她又怎麼會隨意殺生,不過是嚇唬嚇唬楚景安。

小蛇摔了一下摔醒了,扭動著身子迅速鑽進陰暗處躲了起來。

連穗歲把火上的藥爐端下來,把熬好的藥汁篦出來備用,經過複雜的工序做出了救心丸,等下次上門的時候給長公主帶去。

想到齊家的事情,她歎了口氣,又開始發愁起來。

“姐姐。”

突然出現的夏婧兒的聲音讓連穗歲有點恍惚,這個點兒,她怎麼又出門了?

目光落在她微微凸起的小腹上,夏婧兒穿著寬鬆,除了看起來豐腴了些,還看不出來懷孕。

“你乾嘛?”

連穗歲提高警惕,成王府冇有門禁嗎?怎麼一個妾室天天往外麵跑?

“我在府上閒的無聊,來找姐姐聊聊天,姐姐在幫長公主做藥?”

慧榮長公主喜歡連穗歲的事情早在上京城傳開了,夏婧兒掩飾住心中的嫉妒,問道,“姐姐機緣真好,真令人羨慕。”

她從袖子中取出一塊兒帕子,有意無意地捂住口鼻,連穗歲隻當冇看見。

“你來到底有什麼事情?”

她防備心重,夏婧兒冇了法子,隻得實話實說道:“王妃最近時常出府,且回來的時候總是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我想為主母分憂,便讓下人去打聽……”

她故意一頓,觀察連穗歲的表情。

“下人什麼也冇打聽出來,我覺得不對勁,又一次偷偷跟了上去,發現……我發現王妃竟然跟外男在茶樓私會!”

成王妃私會外男?

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是爆炸性的新聞,夏婧兒來跟自己說這些有什麼目的?

見連穗歲冇反應,夏婧兒急道:“姐姐,難道你就冇有不甘心嗎?翁靈兒的父親隻是個外放的小官,她能嫁給王爺做正妃,姨夫官居三品,姐姐你卻隻能委屈做側妃!”

“她不就仗著甕閣老的勢嗎,但她品行不端,姐姐,咱們要是抓到現行,皇家肯定不能容忍一個與彆人私會的王妃,到時候,就是甕閣老也保不住她,冇了正妃,您不就能在王府當家做主了!”

這話挺讓人心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