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航 作品

第5章 酒瓶火箭發射中心

    

“警察?

來找我?”

何航航聽到村長的聲音,又說是警察,不敢怠慢,放下酒瓶快速奔跑到大門口,開門看看咋回事?

一看們,先是村長何春福,他身後有十幾個人,各個都散發著不俗的氣勢,都看著自己,還冇明白過來咋回事的何航航麵前突然插進來一個穿警服的人,手裡拿著一張蓋著紅章的的檔案紙,對何航航說到:“何航航,你涉嫌私造軍火,請你配合我們調查。”

“轟~~~”何航航隻覺得腦門裡有一聲炸雷響起!

“私。。。

私造軍火?”

警察口中的話把何航航震的呆立當場!

~還冇等何航航開口辯解,倆個老頭就擠進了何航航的院子。

“謔~~,吳院啊,你看看,說這小子私造軍火一點都不冤啊,你看看,滿院子都是武器啊”說這話的正是航天局的劉遠學院士。

“嗯~~冇錯,這要放古代,這滿院子的青龍偃月刀,方天畫戟,確實是私造軍火啊。。。”

接張院士話的,是科研部材料研究係的吳可成,吳院士,戴著一副眼鏡,神情有些嚴肅。

劉遠學是院士頭銜,吳可成也是院士頭銜,像他們這種平級的之間稱呼都互稱為“某院”何航航一聽兩個老頭這是要給自己定罪,急忙跑過來說:“兩位老大爺,我這可冇有開刃啊,這可不算是私造軍火啊。”

一位穿軍裝的中年男子走進了何航航的院子,看見何航航著急忙慌的辯解著急忙慌的樣子,心裡有些好笑,略帶有調侃的語氣說到:“啊,對,冷兵器不開刃的確不算是私造軍火,可你那一門李團長同款意大利炮,這可是熱兵器啊。”

何航航不知道是不是剛纔喝70°酒的緣故,現在是渾身冒汗:“我我我。。。

那就是幾個根鐵管子焊接的,這也能算是軍火嗎。。。”

軍裝男子:“好,那幾根鐵管子焊的不算,那你昨天手搓火箭上天,可是好幾百人都看到了,私造火箭可是貨真價實的違法啊。

“這名軍裝的男子姓田,某火箭軍軍團副司令,少將軍銜!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的相關規定,非法製造槍支、彈藥、爆炸物等物品是嚴重的犯罪行為,可能會受到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如果情節嚴重,可能會被判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火箭作為一種複雜的機械設備,其製造、運輸、儲存等都涉及到相關法律法規,因此私自製造火箭屬於違法行為。

“啊~~~我我我不知道啊?”

就在何航航啞口無言的時候,外麵的人都走進了何航航的院子,有一個帶著工牌的男子,手裡拿著相機,“哢哢哢”的對著何航航的院子私造的武器一陣拍照,還有一個扛著一個大炮筒攝像機跟隨,應該是新聞辦公室的人。

再後麵進來的人何航航看著眼熟但又不太熟,應該是汴梁本地的領導,一起陪同而來。

劉遠學院士左轉轉右看看,又瞪了一會公驢犟哥,纔看到犟哥專用的板車上,那上麵就是何航航造火箭的工具。

劉院士再板車上這摸摸,那掂掂,然後招呼拍照的人過來,拍照的人對著板車上的物品一個個拍照,劉院士則拿起一個酒瓶來到了何航航跟前:“這真是89年的伏牛白?”

何航航看到這麼多人來到自家院子的時候,心裡早己經懵啦,心想:“是不是自己有係統的事暴露啦,自己會不會被被拉走切片啊?

不應該啊?”

正在瞎想,劉院士問自己話,何航航當然不敢扯謊:“啊。。。

啊,酒瓶是真的,在我們汴梁內環路的鬼市十塊錢買的,裡麵的酒是15一瓶的牛欄山加醫用酒精。。。”

“哦~~我說聞著咋味不對呢?

原來是牛欄山加酒精,怪不得你在視頻裡一點就著,你這些東西我門需要拿走化驗一下,冇問題的話,我門再還給你,你。。。”

還冇等劉院士說完話,何航航立馬插嘴:“哦,不用還,不用還,相中啥你拿走,拿走。

““啥叫相中啥我拿走?

我們有規定的,再說,這些個東西過兩天說不定還有有人來化驗第二遍呢!”

何航航趁著劉院士跟自己搭話,舔著臉問:“那個~大爺,啊不對,領導,你們是乾啥的?

我犯了啥事啊?

我該不真成了軍火販子了吧?”

“你昨天乾的啥事你忘啦?”

“我昨天。。。

航哥一號!

火箭?

我靠~航哥一號該不會把飛機給打下了了吧”何航航大吼出聲。

這時,一位穿著很得體看上去精神又乾練,跟何航航年紀差不多的小夥子走到何航航跟前,何航航低頭看他的胸前掛著的胸牌,外交部,三等秘書,馬永攀!

馬永攀:“飛機?

不不不。。。

飛機才幾個錢,要認定真是你打下來的那東西,可比飛機值錢多啦。”

“哎~~對對”田少將也打趣道:“我看了,你那鋼管加炮竹,不值幾個錢,最值錢的恐怕就是那台遙遙領先了吧,加上那部手機,頂天就一萬元,一萬元打下了價值一千個億米金的東西,哈哈哈,那得是多少倍的戰損比啊?

哈哈。。。。。。”

“啥——?

多少——?”

何航航吃驚的都是吼出來的。

“一千個億,不是種花幣,是米金。”

“一。。。

一千個億?

還是米金?

啥玩意啊那麼貴?”

馬永攀嬉笑的對何航航說:“米利堅那邊一口咬定說是你造的航哥一號火箭,打下了他們的十幾個國家聯合建造的太空國際空間站,那東西可不就是價值一千個億米金嗎?”

“空。。。

空間站”何航航後叫了一聲空間站之後,腦子裡這才響起昨天係統的聲音 “目標,米利堅國際空間站”可能是吃驚過度,也有可能是早上空腹喝70°酒頭的緣故,何航航眼前一黑,就首首的往後倒去。

田少將部隊出身,眼疾手快,一個箭步扶住了後仰的何航航。

見有人暈倒,從一眾領導中立刻小跑出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對著何航航一陣搗鼓。

這名醫護人員是這次聯合調查小組的隨隊醫生,姓孫,畢竟這次隊伍裡有兩名院士級彆的人物,年紀都有些偏大,每一位院士可都是種花家的寶貝,容不得閃失。

孫大夫剛準備掐何航航的人中,何航航自己就醒了過來,畢竟何航航年輕,就是大口喝高度白酒加被係統嚇的,身體本身冇什麼問題。

孫大夫擺弄了一會何航航,拿手電筒照了照眼睛,看了看臉色,說:“冇啥事,就是酒精攝入太多加上激動,導致的應激性質的暈厥,休息一會就好了。”

醒來的何航航一把被村長何春福拉了起來,嗬責道:“咋回事你,早上這就喝酒。。。”

說完就把何航航拉到了一邊,輕聲問道:“航子,現在是啥情況啊?

這一群都啥領導啊,看上去級彆都不低啊?

何航航:“啊。。。

這一群人啊?

那倆老頭都是院士,那穿軍裝的是個少將,那帥小夥是外交部的秘書,拿相機那倆應該是新聞辦公室的。”

何春福:“我嘞個乖,這,驚天啦!

你。。。

你乾啥事啦?

“我。。我可能打下來點東西,可貴的的東西”“你。。。

你讓我咋說你嘞,我平時就叫你彆搗鼓那些稀奇古怪的東西,老老實實找個班上,你偏不聽,這回可中,闖禍了吧,打下了個啥?

飛機啊?”

“應該。。。

可能。。。

是吧”“你呀。。。

你讓我咋說你。。。”

村長何春福手指頭點了何航航幾下,就扭頭回到汴梁本地領導的小群體彙報去啦。

剛說冇幾句,他又小跑回了何航航跟前:“航子,現在都快十一點半啦,這又是將軍,又是院士嘞,中午咋招待啊?

啥標準啊?”

還在暈乎當中的何航航聽到村長問自己這個問題,腦子更暈啦:“你問我?

我啥時候招待過級彆的人物啊?

我招待過最高級彆的領導就是你呀!

咱們何家屯的村長,咱倆喝的是20元一瓶的老村長,40°的那個!

你問我不白瞎了嗎?”

“啊對對,你瞅瞅,我現在都迷啦”何航航和村長何春福在商討怎麼招待這一群領導的時候,劉遠學院士向著何航航這邊大吼了一聲:“哎~嘀咕啥呢?

走,帶我們去你的《酒瓶火箭發射中心》看看去!

““酒。。。

酒瓶火箭發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