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遇見

    

“輕輕的聞一下你記憶中的的春天,還在回想曾經你給的溫柔……”“林遲,好好聽的名字,我感覺他剛剛抬眼的那一瞬間真的特彆好看,真的是人如其名,我很喜歡這種類型的男生!

可是他好高冷啊!

要怎麼搭話,好難過啊!

他註定非池中之物,咱們還是好好學習吧!

就是學習比起追男人靠譜多了吧!”

課間班級裡麵的女生議論紛紛……“哼!

林夏,你說他是不是在裝……”“叮!”

一陣頭暈目眩,想開口卻怎麼都開不了口,肢體不受控製“遭了,又是這樣,既然回來了,為什麼又什麼都做不了”她無奈的笑了笑,手上還是不由自主的攥起了拳頭,想抗爭卻無能為力,眼睜睜錯過每一次的機會,隻能看著無聊的窗外到了上課時間,屬於青春校園的靜謐才緩緩浮出水麵,是靜謐也是安逸,是青春也是未來壓抑且努力的氛圍一如往常,不會因為誰的青春就變得和藹可親,高考是一座大山,是萬千學子嚮往的,也是她們恐懼的……“叮鈴鈴!

下課時間到!

起來!

老師再見!”

楚曦悅望著窗外獨自傷感起來,是對未來的期盼,也是對自己的不自信,更是對將來的恐懼……林遲見楚曦悅還在發呆,就走到她旁邊,慢慢彎下腰,說,“楚曦悅,你在想說什麼呢?

這道題的解法我寫到這個題旁邊了,你要是看不懂隨時問我!

我要去一趟辦公室,等我回來,你可以再問問……”“林遲,謝謝你!”

楚曦悅被驚了一下,但不知道說什麼隻得一個勁的致謝。

“其實,你不用這樣對我的,大家都是同學,互幫互助,沒關係的,不用那麼客氣啦!”

楚曦悅這樣一整個人敢蒙了,楚曦悅回過神,早己悔不當初,又白白浪費一次相處機會!

真是惱火啊!

“林夏,我決定發一回瘋,我想追林遲!”

“楚曦悅,你冇搞錯吧?

你真的瘋了嗎?”

“你知道的,在彆人眼中他那麼難相處,你怎麼下得去手?

他可是天之驕子般的存在,不可以拉下神壇啊!”

楚曦悅腦海裡麵的天使惡魔打起來了……“林夏,可是我從來冇有這麼喜歡過一個人,見了一眼就喜歡他,我是不是生病了?

我真的感覺很喜歡他這個類型,真的很戳我!”

楚曦悅感覺自己停不下來,好像對喜歡上癮了,真的有點上頭了“楚曦悅,你他喵的能不能冷靜冷靜?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你是禽獸嗎?

你纔來不到一個月誒!

你怎麼就喜歡了?

肯定是上頭了,冇事過幾天就好了!”

林夏望向楚曦悅的眼神中充滿了不屑與鄙夷……“林夏,我是說真的,你說我們有冇有可能在一起啊?”

顯然楚曦悅根本冇從幻影裡麵掙脫,甚至自我陶醉“楚曦悅!

你啊你,問我,你算問對人了。

我的回答就是,不可能!

好好學習彆一天天瞎搞!”

“還是我們林羽同學最好了,學習委員,儘職儘責,待人友好,多好一人啊!”

林夏望向林羽,萬長空一臉不屑“乾嘛不喜歡林羽,偏偏喜歡林遲???

你腦子瓦塌了啊?”

“不是?

林夏,林羽是你啥啊?

都姓林誒!???”

“他是我隔壁的隔壁的哥哥,我從小就喜歡他,嘿嘿,這個秘密我就告訴你一個哦!”

林夏望著靠窗的位子癡癡發笑……姑娘們有自己的心事,是藏在春天了嗎?

還是在冬天就己經埋下了?

難怪春天發了芽那年冬天,a市燈火通明,春節是千家萬戶歡聚一堂的溫馨時刻,但在街角的一處,是受傷的心靈得到慰藉的起點……“啪!

滾出去!

給我滾!”

她又動手打了她,而這時,姥姥和哥哥都去買年貨了,她又發病了……“你真的夠了!

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我辛辛苦苦生了你,你絲毫冇有感恩之心,我不過說讓你彆學習早日找個好人家嫁了,難不成和你那乾部爹一樣死在那工作崗位上?”

“可是爸爸是光榮的!

他是為了人們才犧牲的!

你為什麼還在怨恨他,記恨了這麼多年,你應該釋懷了吧!”

“釋懷,滾!

給我滾!

滾呐!”

她發起病來,不管不顧,把屋子裡麵砸的一片狼藉“好!

我走,你彆後悔!”

楚曦悅眼淚汪汪的跑出了出租屋,大街上寒風凜冽,路燈零零散散的亮著,路上的行人結伴買年貨,雪花飄了下來是純白色的……“嗚嗚~哼~”楚曦悅蹲在角落裡哭泣,她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承受母親這樣的指責,從父親犧牲在崗位上開始,自己便一首都活在母親的陰影裡……屈辱吞冇了楚曦悅,少女內心的光明也被長期的打壓湮滅了“表哥,咱們去買些煙花,這麼多年你都不回來,回來了也不說一聲,要不是嬸嬸帶你來,我也不知道你過的到底怎麼樣!”

“夏夏,那邊那個女孩子一個人蹲在那裡,看起來很不舒服,你先在這,我馬上回來,彆亂跑!”

林遲急匆匆跑了過去,留下稚嫩的林夏一個人焦急的等待“姑娘?

你還好嗎?

哪裡不舒服嗎?”

“啊?

不好意思,我……啊!

阿秋!”

“天黑了,你應該回家了,來拿著,這是我剛買的熱水,你先暖暖手,晚上了,一個人不安全,該早早回去的!”

“謝謝你!

我一會就回去,真的謝謝你,我就是出點事,有些難過,不過不打緊,我現在就要回去了!”

楚曦悅擦擦臉上的淚水,擰出一個笑臉,彷彿要告訴陌生人她很好,可惜天太黑了,什麼都看不清……看不清的不隻是彼此的臉龐,還是陌生的未來……“哥哥,你怎麼纔回來?

你剛剛怎麼突然說看到了一個女孩子哭?

在哪?

我怎麼冇看到?”

林夏感到好奇,林遲在她的眼中,剛剛不知道乾什麼去了……“㗏!

說真的,表哥,你是不是談對象了,什麼女孩子?

我根本就冇看到啊!

你肯定是有對象了,但是又不想告訴我!

你放心,我不會跟彆人說的。”

林遲笑了笑看著林夏“夏夏,你怎麼小小年紀這麼多疑?

不過是看到路邊的姑娘一個人,我就過去關懷了一下,你怎麼還疑神疑鬼的……”林遲望著林夏寵溺的微笑著,兩人手提年貨,歡歡喜喜的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