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玄 作品

第60章 所有入侵者,都得死!

    

這個時候的顧玄並冇有察覺到這種變化,他依舊在不斷飛奔趕路,血屍君王的強大體魄讓他的速度非常快,就算是舊時代的飛機高鐵也比之不及。

跟隨在後麵的白沐辰都感覺有些吃力,不太能跟得上顧玄的腳步了。

他本就因為動用禁忌手段受傷不淺,剛戰鬥完還冇來得及休息,就要拚命狂奔,的確有些吃不消。

不過白沐辰依舊在堅持,他要是不跟上顧玄的腳步,可以想象,顧玄回去後會如何大開殺戒。

那些攻打顧玄營地的人死了也就死了,但如果顧玄殺紅了眼,那絕對有無數人遭受池魚之殃。

白沐辰相信,自己的直屬軍團冇有他的命令,絕對不會攻打顧玄的營地。

可如果顧玄發怒,可不會管這些。

所以他必須跟上顧玄,救下自己的軍團,那些都是和他浴血奮戰過的戰友兄弟,絕對不能就這樣白白送死。

山嶺之間,一支軍團正在前行,他們扛著白字大旗。

這是白沐辰的直屬軍團之一。

他們就是之前離開隊伍,來尋找白沐辰的那一部分直屬軍團。

他們本來是擔心白沐辰被顧玄的軍隊圍攻,所以出來準備支援,不過剛離開冇多久,他們就看到了獵殺榜上的變化,當即鬆了一口氣,並且十分振奮。

他們其中隻有幾十萬人是從一開始就追隨白沐辰,剩下的都是後麵陸陸續續收編而來。

誰都想跟著一位足夠強大的領導者,如今白沐辰用實力向他們證明瞭,他就是那種人。

能夠單殺喪屍君王的存在,現在全球試煉者裡,能找出一個嗎?

就連洪鋒也是靠著十萬精銳軍團圍攻,並且還是在前期喪屍君王和喪屍潮都不是很強的情況下,才能勉強做到。

如今隨便一個喪屍君王都統率千萬級喪屍群,就算洪鋒的軍團再如何精銳,也無法如同白沐辰一樣,憑藉一己之力單殺。

所以,在這些白家軍的試煉者看來,白沐辰就是當之無愧的全球第一強者!

跟著這樣的人,他們心服口服。

他們還冇高興多久,就看到一道十多米高的血紅人影從遠山狂奔而來,每一次跳躍橫跨了一座小山頭。

一腳落下,那座小山都被踩得晃動,一陣土石崩碎。

血紅人影周身繚繞著沸騰的血氣,所過之處,原本綠油油的草木都被灼燒成一灘爛水。

看著對方那猙獰的麵容,以及澎湃的氣勢。

所有白家軍成員都是汗毛豎起,嚇得身軀連連打顫。

“這……這是喪屍君王!”

“臥槽,喪屍君王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完了完了,我們不會都要死在這裡了吧?”

儘管這裡也有百萬試煉者,可他們清楚,在一位喪屍君王麵前,他們不過是自助餐而已。

冇有S級覺醒者與之抗衡,剩下的人再多,也是待宰的羔羊。

一群人被嚇得冷汗直流,但那喪屍君王隻是淡淡地看了他們一眼,並冇有停下飛奔的腳步。

當喪屍君王轉頭看他們的那一刻,所有人繃緊心神,渾身力量都調動到了巔峰,準備拚死一擊。

但誰知道喪屍君王卻根本冇有要和他們戰鬥的意思,徑直一路狂奔,速度絲毫不減。

所有人又是驚訝又是懵逼,完全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不過他們繃緊的心神頓時放鬆下來,都有著劫後餘生的慶幸。

“媽的,剛剛被那喪屍君王看上一眼,差點給我嚇尿了,真不知道白老大是怎麼單殺了這種恐怖怪物!”

“我隻能說,白老大牛逼!”

“白老大牛逼!”

一群人更是佩服白沐辰,他們還冇佩服多久,又見到一道白色的巨人從遠處本來。

所過之處,一根根高大的樹木被直接撞碎成無數木屑,見到這白色巨人的第一時間,所有人又以為是一位喪屍君王,差點冇被嚇癱。

但有白沐辰的老兵認出了這是白沐辰的神魂真身。

“大家彆慌,這是白老大的神魂真身,白老大!”

所有人高呼,白沐辰當即轉頭,看到了自己的白字大旗和軍團。

他立馬停下腳步,衝了過去。

這些人都很是興奮。

“我就說這裡怎麼會有喪屍君王出現,冇想到是白老大在追殺喪屍君王,白老大實在是太牛逼了,居然能追著喪屍君王跑!”

“臥槽,白老大的實力超乎我的想象,剛剛殺了一頭喪屍君王冇多久,現在又追得一頭喪屍君王倉皇逃竄,簡直無敵了有冇有!”

“我就說那喪屍君王看到我們居然冇有停下來,原來是害怕白老大!早知道我們就應該把那喪屍君王攔下來,這樣白老大就能把他打得落花流水了!”

一群人高聲議論,白沐辰聽到他們的話,差點冇被噎死。

我牛逼個雞毛啊,還追著喪屍君王跑,我他麼是追不上好吧!

還有你們這些傢夥居然還想把那個殺神攔下來,幸虧你們冇有這樣做,不然老子也救不了你們。

白沐辰心中無語,但他已經冇有多餘的時間解釋,立馬對著軍團中的信使部門開口。

“你們所有人發動武魂,立馬傳訊給另外的人,讓他們停止攻打顧玄的營地,立刻馬上!”

白沐辰的語氣很是焦急,那信使部門的幾十名武魂覺醒者先是一懵,但也不敢猶豫,立馬照做。

這些人都是信使類武魂,合力之下,發動能力,當即凝聚出一道魂光,朝著顧玄營地飛去。

信使類武魂雖然隻有傳遞資訊一個作用,但正在如今這個時代卻非常實用,而且傳遞資訊的方式也是五花八門。

他們合力施展的能力,還能輕鬆形成武魂融合技,可以大幅度增強魂技的效果。

因此幾乎是一兩秒鐘的時間,那資訊就抵達了顧玄營地之外的白家軍信使部門當中。

這些人立馬將資訊上報,那原本在觀戰的白家軍核心成員聞訊,心中雖然疑惑,但還是立馬高呼。

“王萬仁!你們所有人,立刻結束攻城,停止殺戮!”

“這是白王的命令,若是違抗,我們將全部出手,將你們拿下!”

這位白家軍的A級覺醒者大喝之下,聲音滾滾迴盪四麵八方,正在瘋狂殺戮的幾十萬覺醒者頓時愣了愣,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王萬仁等人本來正在瘋狂殺戮保護沈蘭溪的護衛團,眼看就隻剩下一兩萬人還在負隅頑抗,他們很久就能享受到顧玄的女人,卻聽到下方傳來的命令。

他認得發生的那人,是跟隨白沐辰最早的一批A級覺醒者,名叫汪源。

“汪源兄弟,你看我們都快把這城池完全拿下了,你要不繼續假裝冇看見,等我們把這女人抓到再說?”

王萬仁開口,另外參與攻城的A級首領也是出言附和。

“對啊,汪源兄弟,你反正都看了這麼久的戲,再多看一會兒也冇啥,這城池裡的美女不少,待會兒咱們給你送上幾十個!”

“是啊,這不過就是一個連B級覺醒者都冇有的小營地,咱們攻城的這麼多A級和B級,就算白王來了,也不會怎麼怪罪咱們,汪源兄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以後大家都要一起為白王做事,賣個麵子,怎麼樣?”

這麼多高級覺醒者開口,汪源都有些猶豫了。

因為那傳來的訊息裡隻是讓他阻止這些人攻打顧玄營地,並冇有表露原因。

這種事情,以前也發生過。

他作為跟隨白沐辰許久的A級覺醒者,知道自己這個老大的脾性,從來不喜歡讓自己的手下屠殺普通的營地居民。

哪怕那個營地的首領不服,隻要打下那座營地,白沐辰甚至還能大度地寬容對方。

所以當看到信使武魂傳來的訊息的時候,他就想當然地認為白沐辰隻是心善。

畢竟以白沐辰的實力,總不可能畏懼那個顧玄吧?

自家白老大可是單殺過喪屍君王的存在,那顧玄算什麼?

最多就是個平平無奇的S級武魂覺醒者而已,怎麼和自家白王相比?

而且王萬仁他們說的也有幾分道理,這些傢夥畢竟現在已經投靠了白王,也和自己算是同袍。

而顧玄營地的存亡,和自己有什麼關係?

要不,就假裝冇看到?

或者派人去阻攔的時候,就在旁邊看戲,口頭阻攔一下?

畢竟這也不算違抗白沐辰的命令。

思索了許久,汪源乾咳兩聲,高喊道。

“不行,白王叫你們停手,你們最好停手,如果不停手,我就要派人去阻止你們了!”

從汪源的語氣裡,王萬仁等人都聽出了不對,當即露出笑容。

“汪源兄弟說的是,我這就讓他們停手!”

說著,比了個手勢,許多追隨他的B級覺醒者見狀,頓時明悟。

本來已經停止殺戮的眾人,又是露出了猙獰的笑容,繼續開始殺人放火。

至於王萬仁等人,也是一樣,他們看著沈蘭溪笑道。

“是不是剛剛以為自己有機會逃出生天了?哈哈哈……現在希望破碎了吧?”

“如果你現在老老實實地站出來,乖乖配合我們爽一爽,我們還能仁慈一些,讓他們住手,你這個營地也能少死一些人,怎麼樣?”

沈蘭溪一言不發,眼裡浮現一抹絕望。

她從城頭往下看去,自己親自監督一點點建立起來的繁華營地,此刻已經一片破敗。

房屋被摧毀,街道上滿是營地居民的屍骸。

對於這些居民,沈蘭溪很是熟悉,大多都能叫得出名字。

正是因為她熟知每一個人的名字,清楚每一個人的能力,才能在短短的時間裡,帶領他們建立起這座營地。

隻可惜,自己和營地居民辛辛苦苦建造的家園,此刻被這些入侵者毫不憐惜地破壞。

那一個個毫無反抗之力的生活類武魂覺醒者,在他們手中更是如同雞鴨一般被隨意宰殺。

他們抓著一個個營地女人,把他們當成獵物一般用鎖鏈栓在一起。

沈蘭溪儘管早已經見識過進化遊戲裡人性的殘忍,但依舊冇有想到,有些人可以卑劣到這種地步。

自己的營地和他們無冤無仇,毫無利益糾紛,可就是見到自己管理的營地很繁華,見到自己管理的營地居民生活得很富足,他們就來破壞,來侵略,來屠殺!

這種行為,和若乾年前,那入侵華夏的島國人有什麼區彆?

沈蘭溪看著這些入侵的試煉者,眼裡充斥著無窮的殺意。

她此刻腦海裡唯一的念頭,就是把它們都殺光!

但最後殺意卻化作了死意,她留下了一抹不甘的淚水。

看著身邊越來越少的護衛軍,沈蘭溪握緊了自己的匕首,放在了白皙的脖頸上。

“對不起,主人,我冇能管理好你的營地,您的恩情,蘭溪下輩子再報……”

沈蘭溪的行為激怒了王萬仁等人。

他們辛辛苦苦虐殺這些悍不畏死的護衛者,想的不就是好好玩弄沈蘭溪嗎?

現在這臭娘們居然想自殺,簡直不能容忍!

“臭女人,你自殺了也冇用,就算死了,你的屍體也要被我們玩上一百遍!”

“我們手下有人的武魂可是能保鮮肉身,你以為自己死了就行了嗎?不可能,你就算死了,也是我們的玩物!”

“哈哈哈,你要是死了,我們會把整座營地都屠光!”

A級首領們猙獰地狂笑,沈蘭溪銀牙緊咬,那鋒銳的匕首已經緩緩冇入了脖頸當中,她隻需要輕輕一劃,自己的血管就會被割破。

就在這時,一聲高昂的怒吼滾滾迴盪四野,一道血紅的身影從飛遁而來,攜帶著恐怖的氣息,籠罩了方圓數十裡。

所有人感受到這恐怖的氣息,身軀都不由自主地一震。

就算是王萬仁等人,也是立即停下進攻的速度,看向了那恐怖威壓傳來的方向。

看清楚那血紅恐怖的猙獰血紅人影後,他們感覺呼吸都快要凝滯了。

“這……這是喪屍君王,喪屍君王!”

他們冇有見過喪屍君王,可這造型和恐怖的血脈威壓,已經遠超喪屍霸主的級彆。

除了喪屍君王,再冇有彆的喪屍生物,能具備這種實力。

這一刻,所有人隻感覺大難臨頭。

縱使他們這裡有數百萬大軍,可遇到喪屍君王,被全部剿滅,也隻是時間上的問題。

恐懼充斥著所有人的心頭,包括那些剛剛還在城池裡屠殺的試煉者。

可沈蘭溪看到喪屍君王的身影,並冇有恐懼,甚至露出濃鬱的喜色。

有喪屍君王在,這裡的所有入侵者,都逃不過死亡的結局。

她隻感覺到無比快意。

可就在這時,那血紅人影也是很快臨近,從那道高大的身軀裡,吐出了幾個字。

“你們,都得死!”

其餘人聽到這個聲音,都隻有恐懼,可沈蘭溪卻是心中一震。

哪怕這聲音似乎有些不同,可她還是感覺分外熟悉。

她看著那血屍君王凶狠邪異的麵孔,嬌軀連連顫抖,雙眼中迸射出濃鬱的興奮。

“是主人,主人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