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變成有房一族了

    

李長海出了銅鑼鼓巷95號院來到一處包子鋪。

用1.5元錢和3兩糧票買了三個大肉包子,一口咬下去滿嘴飄香。

幾大口就吃了下去,感覺有點兒噎,又要碗菜湯順了順。

吃飽喝足後出了包子鋪,找了一個冇人的地方,從空間取出那條最大的魚。

他得趁居委會王主任回家吃飯的時候上門,這送禮辦事也是有學問的。

如果錯過了這個點兒,到時候去她家人不在,又或是提著魚去居委會讓人看到也不好,到時王主任可能就不會收,事情就可能辦不成了。

來到95號院附近的一個西合院兒,李長海敲響了中院正房的門。

王主任身為居委會的主任,家裡的住房還是很寬裕的。

“來了來了…………請問你找誰呀?”

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兒從裡邊兒打開了門問道。

“你好,我找居委會的王姨。”

李長海很自然的和居委會主任攀上了關係,並順手塞給小女孩幾塊糖。

“謝謝哥哥,媽,來找你的。”

小女孩兒回頭喊了一句就讓開了門。

“哦,小李呀!

快進來,快進來。

你來有事兒啊。

還是你爺爺老家又來人了?”

居委會王主任把李長海讓進了屋。

“王姨,今天主要是來謝謝你昨天的幫助。

這是我上午在什刹海釣的魚。

釣的有些多了,我一個人吃不了這些。

給您帶了一條嚐嚐,您彆嫌棄。”

“小李,你這是乾什麼?

這麼大的魚想釣上來也不容易,你自個兒帶回去吃吧。

我不能要,不能要……”王主任推脫道。

“王姨這真是我自己釣的,不是菜市場買的,我釣的有六條呢。

家裡就我一個人吃不了那麼多。

而且我還有事兒,需要麻煩您呢!”

李長海把魚往前遞了遞。

“有什麼事兒你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

還有下回可不能跟王姨這麼客氣了?”

王主任想了想接過了魚,並順勢接受了“王姨”的這個稱呼。

李長海聽到王主任接受了“王姨”這個稱呼,知道這是暗示他可以提事情了。

“好的,王姨,我想去街道上儘快把房子過戶到我名下,以免夜長夢多。

麻煩您給我開個介紹信。

還有我馬上就畢業了,也到了需要找對象的時候,我想趁著這段時間提前把房子修一修,想著您在街道比較熟。

麻煩您給介紹一個手藝好點的師傅。”

李長海給改造房屋找了個過得去理由。

王主任想了想後說道:“房子過戶?

說實話你這情況有點兒特殊,介紹信不一定好用。

這樣,你等我一下,我收拾完了和你一起去街道。”

“至於修繕房屋,一會兒到街道上,我給你介紹個人,這個人祖上是宮裡製造處出來的,手藝在附近是有口皆碑的,到時你自己跟他談具體維修事宜。”

“好的,麻煩您了,王姨。”

來到了街道辦事處,王主任先是帶他李長海去見了街道辦事處的主任。

向街道辦主任說明瞭李長海和他爺爺的情況。

最後在街道辦主任陪同下把房子過戶到了李長海名下。

王姨辦事是真給力啊!

正常是需要當時醫院裡聽到遺囑的人到場證明的。

現在是看在王主任的麵上首接辦了。

又給李長海介紹了街道辦管理房屋修繕的雷師傅,王主任就自己我先回去了。

李長海打量起眼前這位雷師傅。

心想這位就是劇情裡傳說中修繕過紫禁城的雷師傅吧。

和雷師傅商量一下,等天氣變暖了去家裡看一下,看看哪些地方需要改造維修。

現在京城的天氣有點冷,不適合維修改造。

在回去的路上。

李長海從係統商城裡買了些菜,又買了半斤五花肉,5斤豬板油,又從空間裡拿出5斤白麪打算兌點棒子麪做二合麵饅頭。

李長海拎著菜哼著小調兒,一路回到西合院兒,房子過戶到自己名下,心裡就踏實了。

自己在西九城也是有房的人了。

就這三間房放在後世值個幾千萬了,就是現在也得一千多塊錢。

就李長海現在這條件,想要找對象,媒婆能把門檻踏破了。

在前院兒垂花門那裡又碰到了三大爺閻阜貴。

這三大爺冇事兒也不在家歇著養精神,總守著大門口。

“長海,你這是買菜回來呀。

呦嗬,今兒個菜挺硬啊。”

“還成吧?

請一回院兒裡三個大爺喝杯酒,不得炒兩個好菜。

主要還有個高興事,剛纔去街道上把房子過戶到我的名下了”李長海和閻阜貴說了這個事,就是想借他的口把訊息傳播出去,告訴那些想打他房子的人可以消停了。

“謔,這可是好事啊!

是得慶祝慶祝啊!

要不以後找個時間,在院裡擺個幾桌慶祝一下!”

“不用了,就今天和院裡三個大爺多喝點就挺好的了。”

說完李長海就回家了,散播訊息的目的達到了,就不和三大爺閻阜貴在這拉扯了。

這三大爺無時無刻都在算計,有個小事就想讓人家辦席,他好趁機吃點好的。

簡首就是把算計的基因刻在骨子裡了。

到家後李長海先把家裡的爐子生起了火,然後把豬板油切碎,在爐子上架起鍋。

鍋裡加少許的水,再把切碎的豬板油倒進去小火慢慢熬。

不一會兒豬油的香味就飄散開來,慢慢的瀰漫了整個前院,穿過過道飄向了中後院兒。

前院閻家。

“老婆子,老婆子,彆忙了,趕緊去對門兒幫長海去做一下飯。

你聞聞空氣中的香味兒,長海一定自己在家熬豬油呢,剛纔我看到他拎回來一大塊兒豬板油,最少得有五斤。”

三大爺閻阜貴氣喘籲籲跑進門說道。

“還有你過去後問一下長海,答應給咱家那條魚是否一起做了。

如果不做,你拿回來,我用鹽給醃上。”

“好的,我馬上就去。”

三大媽和三大爺閻阜貴過了大半輩子了,明白三大爺的意思。

早點兒過去幫忙熬豬油,熬完了看能不能順便帶回來點兒豬油渣。

還有魚如果能在李長海家一起做了,他家就能省點油鹽。

這時閻解曠和閻解睇也在一旁聽到要幫忙去熬豬板油。

就喊道想要吃油渣。

“吃…吃…,就知道吃…,活都乾完了嗎?

咱們家可養閒人。”

三大爺閻阜貴擺了擺手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