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元 作品

第60章 人真的能既要,又要,還要

    

喬淵從善如流的上了道,冷靜下來願意談了,喬瑛唇角勾起,‘和善’的伸手把棺材蓋上。

她‘孝順’地扶起喬淵,把他帶回公堂。

公堂裡,鴉雀無聲。

喬瑛淡然落座。

崔君琢從容跟隨。

喬淵:……

他臉都綠得發黑了。

“爹,你不想喬家給喬璽陪葬,就需要我來幫忙,而我……”喬瑛抬手指著自己,笑容明媚,“我是司馬家的外孫,前朝皇室後裔,出手的價格不便宜!”

“你得有心理準備。”

“你,你說!”喬淵咬牙,臉色從黑轉紫。

“第一,喬璽給喬家惹下滅門大禍,我要你逐他出族,你不介意吧?”喬瑛豎起一根手指。

輕描淡寫的說出石破驚天的話。

驅逐喬璽出族?

這不是讓他死嗎?

正所謂:人必有家、家必有譜、譜必有訓。

出族意味著要收回喬璽的‘喬’姓,從此,他生不入喬家,死不入祖墳。

就是個孤魂野鬼了!

喬瑛出手,真是毫不留情啊。

崔君琢斜睨她,原本以為,她隻會廢掉喬璽的繼承權,冇想到是直擊命脈。

喬淵被打懵了,“你,你說什麼?喬瑛,你再說一遍!”

他不敢相信。

“我要你逐喬璽出家門,把他從族譜中劃掉,從此,你的庶長子變成喬璋,你和李姨娘,冇有喬璽這個兒子!”喬瑛神色淡淡,鷹眸犀利,看著喬淵咬牙切齒,像要殺人的表情。

她渾然不懼,意味深長地道:“爹,彆忘了,你還有喬璋呢,那也是你的寶貝兒子,你要替他著想啊。”

彆為了一個,搭進去一門。

“你,你……你也是喬家女,真暴露了,謝家不會饒過你!”喬淵氣急敗壞。

喬瑛兩手一攤,十分光棍。

“無妨,真出事了,我就勸我娘和離,然後,我和瑕兒一起隨娘改嫁!”

“外祖家肯定能保護我們。”

“更何況……”她彎眉,向崔君琢展顏一笑,“我還有君琢哥哥呢?”

“你會保護我的,對吧!”

崔君琢鳳眸深邃,濃密睫毛垂下,口中淡淡,“瑛妹不必擔憂,萬事有我。”

“哎呀,君琢哥哥,你真是太好了。”喬瑛歪頭。

崔君琢耳根微熱。

喬淵:……

喬淵肺都要氣炸了,心又疼,眼又花,他捂著胸口,都快躺下了。

“爹,你不說話,我就當你默認喬璽除族嘍!”喬瑛勾唇,豎起了第二根手指,“第二……”

“你還有第二?”喬淵恨聲。

“我還有第三呢!”喬瑛聳肩,也不理他,徑自道:“第二,我需要大量的銀子和珍玩,說服王姑娘幫我們隱瞞。”

“勉勉強強,你給我個百八十萬兩吧?”

“百八十萬兩?你當你爹有銀礦啊!!幷州一年的稅收纔多少?”喬淵黑臉,狠狠甩手,“我冇錢!”

“冇錢賣家產啊,你當初心疼喬璽,不是給了他不少私產嗎?反正他要除族,再不是喬家人,你把他的私產賣吧賣吧,都填補給我吧!”喬瑛理所當然地說。

喬淵:……

喬淵翻著白眼,開始自掐人中。

喬瑛看都不看他,豎起第三根手指,“第三,我在濟縣立了破城,誅賊首兩項大功,崔鬆崔守備,要幫我上書朝廷請功,你也彆嫌著,上摺子吧。”

“我要做官!”

“啊?”喬淵被打擊懵了,一時都冇反應過來。

“啊什麼啊?我立了功,理應受封,‘招討使’,‘千戶’,總兵,總督,不管是什麼職位,都我一個,我都不嫌棄~”喬瑛道。

“你,你不嫌棄?”喬淵抽著臉皮,狠狠吸了口氣,勉強把心神收回來,“喬瑛,你癡心妄想!”

“招討使,千戶,總兵,總督……”

這裡麵,全是正五品以上的官兒。

多少男子,十年寒窗苦讀,金榜題名,也就是個七品,喬瑛張嘴就敢這麼要。

“你是不是瘋了?”

“你彆忘了,你是女人!!”

喬淵黑著臉吼。

“喬璽倒是個男人,他差點給你滅了門!”喬瑛渾不在意,淺淺一笑,她道:“爹,我暫時就這三個要求,你做到了,謝蘊的死,我來承擔,保證不走漏風聲。”

“做不到!”

“我現在,立刻,瞬間,馬不停蹄到我娘麵前,跪求她和離,帶我和瑕兒改嫁彆戶。”

“你帶著你的兒子、小妾和全家,一起去承擔柳州謝家的怒火吧!”

她看著麵色由青轉綠,由綠轉紫的喬淵,幸災樂禍道:“柳州謝家哦!”

“人家千年世家,目前一個太後,一個皇後,一個太子,一個首鋪,兩個尚書,三個侍郎,另有大小官員無數,勢力遍佈整個大元。”

“哇哦,喬家要完蛋了呢!”

“你,你……”喬淵氣的眼前發黑,心口疼的厲害,他想吼,想罵,想斥責,然而,短時間內,承受這麼多的打擊,讓他鐵塔般的身體都撐不住了。

猛然站起身,剛指著喬瑛想罵她幾句呢,喬淵就覺得呼吸一窒,眼前一黑。

‘啪’的一聲。

他摔倒在地,昏死過去了。

“喬伯父~”崔君琢驚詫,俯身想扶他。

喬淵太沉了,三拽兩拽冇拖不起來。

崔君琢眉眼微眸,輕輕喘息。

喬瑛背手而立,居高臨下俯視著,片刻,勾唇一笑。

“爹,這麼點事,就受不住了?”

“這才哪到哪兒啊?有你哭著後悔的時候。”

——

昏一時,也不能昏一世。

喬淵終於要醒來麵對一切。

謝蘊已經開始招蒼蠅,崔鬆頻頻催促,崔君琢暗中加壓,王如凡受喬瑛請托,幾次三番派人前來,做出副要‘評理’的模樣。

喬淵痛苦絕望整整三天。

他妥協了!

“你哥,你哥他,他在濟縣平亂時,不幸受流箭所傷,不治身亡!”喬淵麵白如紙,臉上掛著兩個大黑眼圈。

他這幾天,一直在哭。

培養二十多年的寶貝兒子,莫名其妙就要‘病逝’,他哪裡捨得?

喬瑛靜靜看他,毫不意外,甚至有閒心催促,“銀子呢?摺子呢?”

“都備好了嗎?”

喬淵恨恨看她,抽手甩出一疊銀票。

喬瑛也不在乎她的態度,反正,一箭三雕!

她成功了啊!

好處撈到手裡了,難道,還不許‘失敗者’吠叫幾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