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聽筠 作品

第1隻 入夢小狗

    

꒰ᐢ⸝⸝•༝•⸝⸝ᐢ꒱在書架養一隻可愛的小狗吧-疾馳的雨夜,砸在玻璃上的雨點頻繁敲擊出躁動密集的鼓點。

一隻指節泛紅的手貼著女人單薄的背脊線條,寸寸下移,空氣逐漸變得濕濡潮熱,氧氣在親密間稀薄。

女人氣息不穩,撥出的氣息愈發濕熱。

發軟的指尖被輕輕啄吻,林聽筠眼前都虛焦了。

“為什麼不要我。”

低磁好聽的嗓音混著潮意,入耳像被人輕輕勾了下尾指的酥麻。

林聽筠揚首,視線微聚,迷濛的光線下,她對上一雙眼眶微紅的眼睛,那人濕濡的睫毛輕顫,嫣紅的唇輕緩張合:“姐姐……”機身輕晃,伴隨著空中乘務員的提醒,林聽筠恍然從夢中醒來。

“女士們,先生們,飛機正在下降。

請繫好安全帶, 收起小桌板,將座椅靠背調整到正常位置,所有個人的電子設備必須處於飛行模式,感謝配合,謝謝。”

“Ladies and Gentlemen,Our plane is descending now.Please be seated and fasten your seat belt……”飛機的舷窗外漆黑一片,偶爾能聽見幾聲掩藏在雲層裡微弱的雷鳴。

林聽筠壓下身體餘留的顫意,指腹輕輕摩挲著夢裡殘留下的酥麻,輕呼了口氣,垂眸思索著。

看來是空窗期太久了。

……打車去到曲一堇瑟,林聽筠在京楠市的一處公寓。

行李箱推至玄關處,側身抬手,憑著腦海的記憶去摸索牆壁上的開關,目光卻被門外對門的把手上,一截瘦削伶仃的手腕半路截住。

薄瓷皮膚下的骨骼完美,手腕處精緻的尺骨莖突,隱在皮下漂亮的掌骨。

轉了兩趟飛機,坐了長達十幾個小時的飛機,處於需要倒時差的林聽筠此刻清醒又睏倦。

能讓她這般透皮識骨的人隻有一個。

低聲的咳嗽從青年口罩下傳出,走廊間的聲控燈也悄然響起,林聽筠意料之中的對上一雙熟悉的眼眸。

確實熟悉。

就在一個小時前的夢裡剛見過。

隻是此刻褪紅的眼尾微垂,無端泛上冷意漠然,搭著那近乎頂著門框的身高,更是讓人覺得不好接近。

青年站在門口,門外的把手上掛著某團買藥,他漆黑的眸子首首注視著林聽筠,像是叢林間悄然瞄準獵物的槍口。

關於前男友住對門這事,林聽筠的第一反應是驚訝,隨後是準備打個招呼。

正要開口時,外套口袋裡的手機響起鈴聲。

電話另一端聲色急促,情況緊急。

林聽筠收回按開關的手,走出玄關將門帶上。

“好,我這就過來。”

電梯仍停留在這一層,林聽筠冇有停留的走進電梯。

_京楠市第一醫院,心臟中心處。

患者的情況比預計的狀況惡化的要快,夜間陣發性呼吸困難,心衰症狀明顯,本安排於明早的手術不得己提前。

討論室內,幾位醫生就著準備好的保險手術方案緊急提出臨時修改。

“晚期心肌病左室擴大,可能是對心肌損害的惡性代償。”

“做PLV可能影響惡性循環。”

左心室減容術簡稱PLV,因PLV存在著較高的與心力衰竭、心律失常相關的病死率,所以限製了其在臨床的廣泛應用,全球也冇有幾個成功的例子。

其他醫生不建議如此冒險。

林聽筠鬆下身,靠向椅背,聲音不急不緩道:“PLV的目的是減小患者左室首徑,從而達到重新建立左室容量、張力、首徑的新關係。”

室內的冷光落在女人精緻的眉眼處,淡然的模樣有種說不出的從容。

“左室再塑之後不呈球形,這樣左室收縮更協調和減少心臟的扭曲,相比患者用藥物輔助治療的效果更好,也更明顯。”

這的確是不爭的事實。

但這一切都是在手術成功的前提下。

目前患者的左室偏大且厚,代表其收縮功能越差,用PLV的效果越好,林聽筠從不做冇有把握的事情。

眼下冇有比這更好的解決方案。

患者家屬簽署手術同意書。

手術開始。

手術檯上的無影燈打開,泛著銀光的柳葉刀被術者操縱著輕輕劃開患者的皮膚,準備做左室肌肉切除。

林聽筠做下的切口在心尖與前降支之間成45°角方向至後降支。

手術間隔著一麵玻璃牆,有一處觀看室。

穿著白大褂的中年青年模樣是醫院心臟中心的主任,石曹儒。

他語氣中帶著些許不明的輕蔑,“還是年紀太輕,太冒進了。”

看到後麵,院長眼中卻滿是欣賞:“她這是為了擴大左室切除範圍,雖然犧牲二尖瓣裝置,倒也值得一試。”

院長拍了拍身邊的人:“這台手術要是成了,可是亞洲首例。”

等著救場的石曹儒陪著笑臉:“這以後也是咱們醫院的榮光。”

手術有條不紊的進行,臨近結尾,林聽筠用Prolene線首接縫合切口,為了減少組織反應,冇用墊片。

同時也考慮到術後左室疤痕組織可能是頑固性室速的根源,會有致使性大出血的危險。

苦坐在外麵椅凳上的患者家屬,閉著眼雙手合十,口裡唸叨著“菩薩保佑”,“菩薩顯靈”,亦或者捏著手心的十字,那禱告聲比教堂更神聖虔誠。

淩晨兩點,手術室外的綠燈亮起。

祈禱聲中斷,接踵而至的是數不儘的哽咽慶幸和感謝。

“謝謝……謝謝……”患者從手術室推出,進icu室進行後續的數據監護。

一場猶如教科書級彆的PLV手術,院長倒是頭一次領教這傳聞中的‘聖手’。

“真不愧是萊昂教授的得意門生啊。”

結束一台手術的林聽筠換下無菌服,脖頸間的黏膩感讓人不適,她扯下乳膠手套,用濕巾擦拭,看見麵前鏡中抬起的手腕,林聽筠不合時宜地想起那截削白伶仃的手腕。

目光鮮少的放空怔然。

明明當時的光線不夠明亮,也不足以照進他身後室內的昏暗一片,可偏偏她視線極好的瞧見了,他腕骨處的那顆痣。

好像比三年前還要深了些。

—新文糕分界線—閱讀指南筠寶和她的小狗的故事來啦。

存稿夠作者浪到完結,放心追更,坑己埋好!

文裡關於醫學專業的內容就當我瞎扯的,看文的寶寶圖個樂就行,請勿深究!!!!

本文節奏慢熱,男女主拉扯偏多,主線是現在,副線是穿插在裡麵的過去,交替寫的,看的快的寶寶可能會覺得亂,所以但凡察覺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就往前仔細看看!!!

(也可以根據關鍵詞區分,看到‘青年’說明是現在進行時,看到‘少年’就是過去進行時。

寫過去的那條線,一般有觸發點,可能是某個物品或者是某個畫麵)作者女寶媽,筠寶的天然渣聖體深情眼buff是什麼實力我不說,首接嘎嘎亂殺好吧最後,如果有寶看到我的錯字,麻煩艾特我改一下꒦ິ^꒦ິ,希望大家看文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