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林峰 作品

第 5章初入修真界

    

起床啦,喝茶不是師父清早的喝什麼茶?

葛道長,邊將茶遞給嶽林峰,一邊搓著手說:“乖徒兒,我們今早吃什麼?”

嶽林峰滿不願意的揉了揉臉。

滿不願意的一拉被子倒頭繼續睡,師傅好不容易放暑假了,就不能讓徒弟我好好休息一下?

但是老道還是舔著臉搓著手,硬把嶽林峰拉了起來。

快起床!

給我做好吃的貧道,待會兒就教你仙術。

半個小時後,嶽林峰和老道一起嗦著麵,嶽林峰說:“師傅昨天辦事的時候,我好像看到了一個幻境叫修仙界,昨天這不會都是真的吧?”

“ 當然是真的。

隻不過,就是因為你是人間的人,一進入修仙界,身體可能會有一些排斥反應。”

“什麼排斥反應?”

嶽林峰突然激動起來。

“平靜,平靜,你這麼毛毛躁躁的,怎麼窺見真我。

等你在修仙界,待上一時三刻便知道了。”

嶽林峰半信半疑。

老道又說:“一道修真界,找好材料,讓你洗筋伐髓,助你凝練先天之軀。”

20分鐘後,王靈官第三個蒲團,老道和月臨風,上三支清香,隨著青煙嫋嫋,老大用浮塵輕輕一掃蒲團的乾字,一個虛空之門赫然出現,老道拍了拍嶽林峰,準備好了嗎?

嶽林峰點了點頭,隨著老道和嶽林峰踏入門入門,虛空之門在刹那間又消失了,冇有一點蹤跡。

另一邊的修真界,一座虛空之門,在一個無人的草地出現,老大肉眼可見的變年輕,一瞬青絲變白髮,刹那老態變童顏,不一會兒,原來還仙風道骨的老道人,就變成了一個劍眉星目,氣宇非凡。

他的眼眸深邃而明亮,彷彿能洞察世間萬物。

他的鼻梁高挺,嘴唇緊閉,給人一種堅毅而果斷的感覺。

他的黑髮如瀑布般垂落在肩頭,隨風飄動,更顯得他的身姿飄逸出塵。

他身著一襲白色長袍,腰間繫著一條金色腰帶,上麵鑲嵌著幾顆寶石,閃閃發光。

他的手中握著一把長劍,劍鞘上鑲嵌著一顆紅色寶石,散發著神秘的光芒。

他的麵容英俊而剛毅,讓人不禁為之傾倒。

他的聲音低沉而有力,讓人聽了不由得心生敬畏。

嶽林峰不禁驚訝到:“我草!

老道,呸!

師父,你你你是人是妖啊。”

嶽林峰此時卻冇有注意到他的發出的聲音是奶奶的糰子音,他的容貌也漸漸從一個風神俊朗的青年,變成一個帥氣的小正太。

葛道長連忙,嗬斥:“盤腿坐下。”

月林芳此時也顧不得這麼多,連忙盤腿坐下。

隨後年輕的道長,從一個戒指一樣的空間中拿出了,覺醒可丹藥,靈泉,仙露瓊漿,萬千臨時佈下大陣。

盤腿而坐的月臨風,感受到股暖流,在自己周神經脈內遊蕩,謹記師傅的告誡,不敢放鬆心神,堅定著相信修真界是存在的,修真界是存在的,修真界是存在的,用這樣來加強自身與修真界的聯絡,避免被修真界排斥出去,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一道電鳴刺破了天際,千萬的祥瑞之象 奔騰而出,是滔滔江流奔騰而去。

嶽林峰此時眼睛明亮而清澈,彷彿能夠看穿一切。

他的皮膚白皙如雪,彷彿吹彈可破。

他的頭髮烏黑亮麗,彷彿瀑布一般垂落在他的肩頭。

他的手腳有力彷彿天生就是為了練武而生的。

嶽林峰看著自己垂肩的長髮,胖乎乎的雙手,奶聲奶氣的說:“師傅為什麼變成了這樣?

你個老騙子,對我做了什麼?”

後突然想到什麼?

感受了一下身下,後鬆了口氣,還以為我變成女兒身了。

葛道長摸了摸他的頭說:“你剛到修真界,法則不同身體的適應,自然會不同。

等你回到人間,便會恢複原狀,你放心。”

“行了,彆在這兒杵著了,所以我回師門。

老道拍了拍嶽林峰,兩人消失在了原地。

他們傳送到了一個宮殿門前,上麵寫著王靈官,老道領著嶽林峰走入,帶著嶽林峰上了三隻清香,對嶽林峰說道:“記住,我教你的第一件事,上山不上山,先拜王靈官。”

隨後一邊的弟子似是認出了,這是葛長老,於是連忙上前,詢問道:“這位師弟是?”

到看了一眼嶽林峰說:“這是我找來的弟子。

下去一下給他登記我親傳弟子的身份。”

說完扔了一塊靈石給那個弟子,弟子接過靈石瞅了瞅,又看了看嶽林峰,心想這師弟真是好福氣:“葛長老,可是修真大陸萬年內最年輕的羅浮山長老。

聽說不是便要飛昇成仙。

看看人家長老,出手就是闊綽。

隨手一扔便是我半年的月錢,又可以陪小師妹喝酒了,嘿嘿。”

那個弟子連忙帶著,帶著嶽淩峰去辦理手續了。

在前往的路上,嶽’林峰不時看著遠處的宗門,一片廣闊的廣場映入眼簾,地麵由青玉鋪就,光滑如鏡。

廣場中央,一座巨大的雕像高聳入雲,乃是宗門的開派祖師,其目光深邃,彷彿注視著世間萬物。

宗門內,亭台樓閣錯落有致,飛簷鬥拱,美輪美奐。

每一座建築都散發著強大的靈氣波動,有的被霞光籠罩,有的被紫雲環繞。

藏書閣中,古籍秘籍堆積如山,蘊含著無數的修煉法門和神通秘術。

煉丹房內,爐火熊熊,丹香西溢,珍稀丹藥即將出世。

演武場上,弟子們刻苦修煉,劍氣縱橫,法術紛飛,喊殺聲震天。

他們身姿目光堅定,展現出一往無前的鬥誌。

而在宗門深處,長老們閉關修煉之所,靈氣濃鬱得化為實質,宛如靈液流淌。

此修真宗門,曆經千年風雨,傳承不斷,其威嚴震懾西方,其威名響徹修真界。

無數英才慕名而來,隻為在此踏上求仙問道的巔峰之路。

看到這兒嶽林峰不禁驚訝起來,冇想到服了,中門竟然還是個修仙大派。

在天人殿領取好自己的,玉牌,儲物袋,配件,弟子又指了指遠處的萬畝良田和煉藥房,這是你師傅的山頭,嶽林峰看著山峰高聳入雲,雲霧繚繞,彷彿人間仙境。

修仙者們在山峰之間飛行,衣袂飄飄,宛如仙人下凡。

嶽林峰用胖乎乎的小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師兄。

:“師兄,你的意思是讓我自己過去?”

嶽林峰心想我嗎?

嶽林峰看著這比自己命都長的路陷入了漫長的沉思。

那弟子看著嶽林峰愣在那裡。

心想,不愧是長老弟子小小年紀站在那裡都可以入定修行,然後便冇有管嶽林峰自顧自的走開了。

冇辦法,林峰隻能青色的邁著自己短小的雙腿一點點的向,那浩浩蕩蕩的綿綿群上走去,小小的身體顯得莫名的孤寂。

與此同時葛天師,笑一笑讓這小子走會兒,讓這小子你對我種態度。

嶽林峰在悲涼孤寂的背景下,一步一趨。

的向遠處的群山走去。

這時幾道身影看到了嶽林峰,不懷好意的向下衝來。

難不成這宗門還有爭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