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三旺 作品

第5章 從零蛋開始

    

餘三旺的師父林羅,身著青佈道裝,年紀看上去似乎無法判斷,說七十多也可以,說九十多也行。

頭髮在頭上盤著,插著一根玉簪。

頭髮白了一大半,但是很整潔的梳理過。

鬍子整齊而飄逸,也是黑白相間。

左手上戴著一枚綠色的扳指,綠得油墨油墨的。

一雙手細細瘦瘦,但卻不像平常老人的手,皮膚似乎被保養過一樣白皙。

禪瘋子有點手足無措,不知怎麼樣招呼,叫了聲師父晚上好。

餘三旺在一旁介紹了一番,也教了禪瘋子一些遇見道士的一些禮節稱呼。

“可以稱呼道長好,也可以稱呼師傅。

也可以說慈悲慈悲。。。”

餘三旺還左手抱右手,教了一些禮節姿態。

“這些今後到觀裡時,還得好好練習的。”

“道長是從雲龍宮來的?”

禪瘋子向林道長打了個不標準的拱手。

“從雲龍宮來。

有時間去雲龍宮。

霧盤山近來搞旅遊開發,在雲龍宮東側興建了個娛樂場所,熱鬨得不亦樂乎。”

林道長回一拱手,拈起功夫茶杯,輕微啜了一口茶。

“想皈依?”

林道長不經意問道。

“是的是的,先去皈依,再跟師傅好好學習傳統本領。”

禪瘋子回道。

“從這個學起。”

林道長不知怎麼從哪裡突然摸出一枚雞蛋。

“快跪下叫師父。”

餘三旺很激動。

“師父示下雞蛋一枚,就是看出你的根基了呀。”

禪瘋子立馬跪下,連稱三聲師父,叩了三個響頭。

林道長站起來,扶禪瘋子起來,說:“下次到觀裡拜祖師爺,舉行拜師儀軌。

你先每天盯著這個雞蛋觀看三個月,彆猜其中原因,也不要控製雜念,三個月後自當明白。”

“我先走了。”

林道長也無客套話。

起身出門而去。

來去匆匆,這是林道長的性格,餘三旺知道師父從來不在任何一個弟子家吃飯,甚至不會停留二個小時以上。

禪瘋子在餘三旺住所,喝了幾盞功夫茶。

茶不錯。

餘三旺說是師父從霧盤山帶來的,不多,隻有半斤的樣子。

勻出一半來,叫禪瘋子帶走。

回到家裡,心裡放不下雞蛋,一首思量這個雞蛋有什麼看的?

馬上林道長的話又在耳邊迴響,彆猜其中原因,不要控製雜念。

一邊思量這個雞蛋,一邊回想林道長的話,入神太久。

“盯著雞蛋觀看,發什麼呆呢。”

老婆不知禪瘋子發生什麼事了。

“冇什麼冇什麼,”禪瘋子將雞蛋放到一隻碗裡,再將碗擱書桌上了。

之後半個月,除了照顧老婆吃喝拉撒,就是完成兼職會計的工作任務,其他時間全部花在盯雞蛋觀看上了。

觀來觀去,不過雞蛋一枚,想來想去,不過林道長吩咐的那句話而己。

盯雞蛋快三個月了,也冇有什麼名堂,突然心中有些許焦慮。

老婆問了緣由,禪瘋子全盤托出。

老婆身體己漸恢複,坐到禪瘋子對麵,也盯起雞蛋來。

突然西目對視,禪瘋子雞皮疙瘩一起,跳了起來,手舞足蹈,連連道“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了三個字,也不簡單。

一是“知”,真知了嗎!

二是“道”,見道了嗎?

三是“了”,果然了了分明嗎。

禪瘋子應該是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