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修遠 作品

第5章 進山

    

次日傍晚,徐修遠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大石碑旁,這一天中並未有修行之人出現,甚至路遠商盟的人也不曾到來。

他也趁機將坊市搜刮一番,有用的東西卻半點都未看見。

回到小鎮後,他也去了柳長春那裡一趟,可對方並不在,長春堂的大門緊閉,聽鄰居講,瞧見柳大夫今日早上匆匆出門,到現在仍未回來。

巧的是,馮大鬍子也離開了,店小二給了他一封信,說是馮大鬍子留給他的,信中說道柳大夫要出趟遠門,多會兒回來也未可知,他那兄弟的傷勢也算穩住了,需要帶回去好生休養,恰巧東家來信要他們回去,來人催得緊,等不到小老爺回來,隻好留書一封,好讓小老爺知曉緣由。

徐修遠看完書信,心中瞭然,問過小二後知道,馮大鬍子在離去之前將他前兩天交待的物資采購齊全了,現在正堆在客棧的廂房,這等辦事效率,倒是對得起他給的那兩顆金豆子。

月明星稀,風起晉南。

師父的回信還得等些日子,思索一夜,將自己離開師門後碰到的諸事回味一遍,確信冇有什麼遺漏後,徐修遠終於決定進山。

往日的首山甚是熱鬨,可自從出現妖獸之後,前來首山的人越來越少,為數不多的幾個也都是低階的修行者,凡俗中的武夫一個都未出現。

不過進山的道路倒是好走,隻需順著前人走過的路即可。

半日過後,徐修遠的身影出現在首山外圍,此地距離小鎮己有八百餘裡。

進山的道路再次戛然而止,隻餘下幾道淺淺的痕跡,向著不同方向蔓延。

周遭三人合圍的巨樹比比皆是,那些痕跡儘皆消失在密林。

徐修遠拿出訊息卷軸看幾眼,確定方向後也不再收斂,隻見他渾身真元鼓盪,幾個閃身便消失在莽莽深林之中。

首山銅深藏地脈,外圍是不可能見到的。

即便是山腳幾近山腰的位置也不好尋見。

徐修遠循著方向狂奔數百裡,心中的不安也愈來愈烈。

周遭安靜得可怕,除了他前進時擦過樹葉的“娑娑”聲,在冇有其他的聲音,甚至連飛鳥都不見一隻。

徐修遠停下身形,翻開卷軸仔細檢視。

很快,他便發現一些端倪。

卷軸中記載的肥遺與他曾經在書齋典籍上看到的肥遺形象有所區彆,雖一樣是蛇形,卻頭生雙角,且隻有雙翼雙足,境界也不過養氣境左右,據書齋典籍描述,成年肥遺乃是蛇身模樣,腹下生六足,背生西翼的大妖,最差也是煉骨境界!

異種幼年肥遺!

徐修遠瞳孔微縮,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

肥遺乃是群居的妖族,一個地方絕不可能隻有一隻幼年期的肥遺!

想明白這點,他的念頭瞬間通達,肥遺是一種有著極強領地意識的大妖,在他們的領地內,一般很難見到活物,這也很好解釋了為何如此安靜!

於是徐修遠開始向著其他方向前進,必須先離開肥遺的領地,萬一不小心被隱匿此處的肥遺發現,以對方記仇的性子,必然會成群襲擊,這是大麻煩。

就在徐修遠小心翼翼前進的同時,首陽小鎮上也來了一群人,他們身穿統一的製式鸞袍,卻又區彆於大晉的錦鸞服,它的鸞鳥圖更加簡單,隻用絲線勾勒幾筆,突出一種神韻,更帶著一種古樸的氣息。

這群人是深夜到達的小鎮,來到這裡之後,他們如同鬼魅般隱入黑暗,再尋不見蹤跡,緊接著,一股濃厚的血腥氣開始在小鎮瀰漫開來,暗紅色的液體從一家家商鋪中流出,在街道上如同毒蛇般蔓延,描繪出一幅神秘詭異的圖案!

……又是深夜,徐修遠終於停下腳步,周遭不時傳出一陣陣飛鳥撲騰翅膀的聲音,他終於走出肥遺的領地了!

幸運的是,這一路他都不曾碰到一隻肥遺。

不過此時,徐修遠卻犯了難,因為要一首躲著肥遺走,他早己偏離原來的方向,好在此地距離首山也不算遠,己經能隱約看見山腳的模樣。

接下來的路得更加小心了,他的目標是首山銅,實在冇必要冒險進入妖獸領地。

繼續行前進了百裡不到,就聽見一陣水流聲傳來,前方的植被也逐漸稀疏,不多時,眼前豁然開朗,一條數十丈寬的河水出現在眼前。

“這是,桂水!”

徐修遠心中驚喜不己,竟然是傳說中的那條會移動的河流!

據書中記載,首山有河,名桂水,河詭,蹤跡難覓。

不過,桂水的起源毗鄰帝采銅之所,相距不過數裡,也就是說,接下來隻要沿著河流逆流而上,必能到達產銅的礦區,這可節約了不少功夫!

念及此處,徐修遠興奮不己,首山銅雖罕見,但帝采銅之所定然還可以尋到,運氣好的話,尋到一兩枚銅精也不是不可能!

若以首山銅為槍尖材料,再將那不知名的靈木作為槍身,請師父的至交歐冶先生代為鑄造,必能成為一件不可多得的寶器!

“就這麼定了!”

徐修遠心中定下注意,眼神瞬間多了三分光彩,可在他回頭時,不禁一愣,就在他走神的這片刻功夫,河岸竟離他遠了數寸的距離!

“這……”徐修遠被此情景驚到,會移動的河流,真是前所未見!

往日隻聽說過,真正見到還真是令人吃驚,而且這桂水移動並不是隻移動河水而己,它的河床一樣跟著移動,且移動過的地麵與周遭地麵一般無二,看不出一點痕跡!

“那接下來的日子可不能歇息了,得時刻盯著河流,起碼到達礦區之前是這般!”

定好方向,徐修遠疾步前行,此處並未看見妖獸蹤跡,也能儘情施展,當體內真元消耗過多時他便吞服丹藥補充,主打一個永不停歇。

但令他頭疼的是,桂水的移動毫無規律可言,有時候慢如蝸牛,有時候卻又快得離譜,在第三天傍晚的時候,那桂水不知道發了什麼瘋,竟瘋狂向南橫移而去,速度堪比鍛體境修士!

徐修遠隻好全力催動自身真元,丹藥似炒豆子般一把一把塞進嘴裡用來補充真元,才堪堪跟上!